真假邓丽君,相隔二十年:虚拟、模拟、转世?

最近看到三个视频,从虚拟、模拟、转世这三种视角,将世人的关注点,指向家喻户晓的歌星“邓丽君”。邓丽君虽然已经过世,但她打动人心的歌声和容貌,让很多人久久不能忘怀。若你住在大陆以外,请点击这里看源自YouTube上的视频,要快很多。

让我们先看第一个视频,看现代化的技术手段,怎样叫邓丽君,以虚拟但又看似逼真的方式,出现在现代的舞台上,好似两世相隔20年,重开个人演唱会,甚至与活人隔空对决:

然后再看一个台湾盲人歌手,如何从街头开始,模拟邓丽君的声音,宛如邓丽君再世,唱红两岸,登上大雅之堂:

最后看一个泰国新秀歌手,朗嘎拉姆,如何生在一个清贫的家中,从三岁开始唱泰国歌,在根本不懂中文,也根本不知邓丽君何许人的情况下,七岁从妈妈在香港买的邓丽君录音开始学唱,竟会轻松复唱邓丽君的所有歌曲——要知道这时她还完全不知歌词为何意。从此,这个叫朗嘎拉姆的小姑娘,开始对中文感兴趣,并远赴中国学中文,重拾中国传统文化,再塑邓丽君血肉之身。不管人相不相信她就是死于泰国的邓丽君转世真拟,反正她自己相信了:

看了上面的三个视频,您有什么感想和感叹?第三个视频展示的只是一个人与另外一个人“撞脸”而已吗?

我们知道,佛教坚信人的投胎轮回之说;但基督教却断然弃绝这种说法,也因此为很多人所不解,被多人所排斥。那么到底当怎样看待这个费解难题呢?

我们首先要承认,轮回之说与人间的眼见和经历太相像了,以至于其形象描述了周而复始、忽上忽下、忽左忽右、忽冷忽热的人间乐趣和悲剧。在日光之下看事物,确实是这样,为此人精炼出很多的俗语和成语,来说明这一点: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;不知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;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;泥菩萨过河,自身难保;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;生死苦海;六道轮回;因果报应;因果更番,等等。也许唐诗或小说中的丝丝无奈伤感,也宛若邓丽君的柔情歌声那样,以此为深层的蚕茧。请看下面一首唐诗(袁郊《甘泽谣》):

三生石上旧精魂,赏月吟风不用论。
惭愧故人远相访,此身虽异性常存。

让很多基督信徒可能跌破眼镜的是,我们甚至在旧约的传道书,也找到类似的说法:

“已有的事后必再有;已行的事后必再行。日光之下并无新事…… 现今的事早先就有了,将来的事早已也有了,并且神使已过的事重新再来。”(传道书1:9; 3:15)

如果有人辩解,以为这不是讲人,而是在讲事物,那我们再看耶稣亲口说的下面一段话:

他们走的时候,耶稣就对众人讲论约翰说:「你们从前出到旷野是要看什么呢?要看风吹动的芦苇吗?你们出去到底是要看什么?要看穿细软衣服的人吗?那穿细软衣服的人是在王宫里。你们出去究竟是为什么?是要看先知吗?我告诉你们,是的,他比先知大多了。经上记着说:『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你前面预备道路』,所说的就是这个人。我实在告诉你们,凡妇人所生的,没有一个兴起来大过施洗约翰的;然而天国里最小的比他还大。从施洗约翰的时候到如今,天国是努力进入的,努力的人就得着了。因为众先知和律法说预言,到约翰为止。你们若肯领受,这人就是那应当来的以利亚。有耳可听的,就应当听!」(马太福音11:7-15)

那么我们要问一个问题:既然轮回之说如此合乎人的期望,又如此深入人心,所谓出于真神启示的圣经,为什么不直接指出此说的真伪,而是有的地方好似暗示或肯定,有的地方又断然否定呢?上面看了似乎默认和肯定的地方,下面看一处新约中断然否定的地方,也是大多数基督教徒否认轮回说,所依赖的主要经文(如果不是唯一的一处经文):

按着定命,人人都有一死,死后且有审判。(希伯来书9:27)

那么,对于轮回所说的多次的生和多次的死,与圣经字句上所说的人人都有一死,而要借着耶稣重生,我们今天的人当如何正确领会呢?

简单回答这个问题,其答案乃是这样:靠人无法脱离这个自救自弃的怪圈,但靠神就可能彻底打破——这就是为什么圣经虽然默许这个现象,但却指出了一条脱离怪圈,进入永恒的通天之路。也是为什么代表先前的亚当之以利亚/约翰必须先来,为末后的亚当耶稣开路的缘故。而且,圣经不是用令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”死后轮回“,而是用一个又直白又好理解的”死里复活“这个词,来表达神的终极旨意,而且还有灵性复活和身体复活之分。

obe

对于那些愿意深入探讨此话题的人,我们需要进一步切入。

我们需要明白的是,所谓的轮回,不是佛教所说的六道轮回之理,也不是人与动物之间的互转,而是另外还有人所不知,也没有深究的实体。为此,圣经为我们解开这个旷世奥秘,提供了关键的思考线索和素材。我们要知道:圣经(也只有圣经)揭示了,在人之外和之上还有天使的存在。而天使与人的关系,正是传统的信仰,无论是哪个宗教体系,都没有认真触碰的点了。

圣经很明确说到天使高于人(参希伯来书2:9),而且有可发光的身体,即所谓灵体(参路加福音2:9),可向人显现,可吃人的食物,也可与人交谈(参创世记18和19章),甚至可以拉着罗得夫妇和其两个女儿的手,救他们脱离所多玛城的审判(参创世记19:16),可以与人摔跤(创世记32章)。更值得注意的是,耶稣在死前的登上变相时,不单显出他里面如日头般的荣耀,而且在从死里复活向门徒显现时,这些事情他都可以做,而且是故意做给疑惑的门徒们看,证明他的复活是真实的,不是幻影。

综合所有人对此问题的看法,我们可以将其理性归纳为以下三种可能性:

  1. 人是人,天使是天使,两者不搭界,不管谁先被造,两者都毫无任何内在关系;
  2. 神先造天使,天使是人的源头,变坏就成为堕落的天使而被逐出天庭到人间,变好就留在天上与神同在;
  3. 神先造人,人是天使的源头,变好死后就成天使,变坏死后就成魔鬼。

第一个观点,是传统基督教的基本观点,或说是教会之内的大多数人所自然持有的观点,因为不知道天使和人还可能有关系这一奥秘。为此,基督教神学的天使论,基本只讲天使,不与人牵扯到一起。这可能就是传统基督教天使论,一开始就凭人意的理解所陷入的局限所在。要知道,圣经不是没有暗示,天使与人是有内在关联的,大量相关的经文我们在此不一一列举(在马上要介绍的一本书中会给出),只着重看路加福音中耶稣论复活的这段话:

耶稣说:「这世界的人有娶有嫁;惟有算为配得那世界,与从死里复活的人也不娶也不嫁;因为他们不能再死,和天使一样;既是复活的人,就为神的儿子。」(路加福音20:34-36)

对于这处经文,反对人与天使有任何联系的会说:啊哈,那是在说人与天使,在不娶不嫁的事情上相似。看马太和马可福音书类似的记载,似乎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,但从路加福音的文字上看,却不尽然。路加福音所强调的是:“因为他们不能再死,和天使一样”——其强调的“和天使一样”,重点不在嫁娶,而是在“不能再死”。也就是说,“不能再死,和天使一样”才是不嫁娶的因,而不是反过来的果。另外,“不能再死”也暗示了生生死死并不是神的本意,脱离生死怪圈的复活,才是拯救的目的。另外,人能生养众多,而天使却似乎不能,也叫我们诧异两者间有什么异同。

第二个观点和第三个观点,都肯定天使与人有关系,但起点和源头却不一样。

第二个观点,即人从天使而来,代表宇宙生命开始的第一个源头。其出发点在于神先造的是灵性世界,即无数的众天使,后来才创造了物质的宇宙。这也是除了第一个观点之外,在新约教会历史上第一个被提出的观点。早在第二个世纪就有人提出,虽然遭到当时大多数人的反对,但到了奥古斯丁的时代,此灵性世界才是宇宙第一源头的观点,才获得普遍接纳。至于在这个前提下的一个重要细节问题,即人是从堕落天使而来,起初提出这个观点,本是为了解释罪的起源(即原罪),虽然有很大争议,但天使先于人被造、灵性世界先于物质世界的这个观点,是基本确定下来了。

第三个观点,即天使和魔鬼都是从人而来,代表宇宙生命开始的第二个源头。虽然此观点可能很早就被人想到,但却是由后来十八世纪的科学家和神学家瑞登堡,借着灵界大量的见闻和著述,才得以在理论上系统确定下来。

下面我们就详细介绍一下这两个自恰的体系,叫我们对天使和人的认识,更加深一步。

book6chinese_355x500第一个自恰的体系,建立在认真研究圣经原文的基础上。神拣选一位弟兄,在信主不久后就奇妙得到一本新旧约原文编号圣经。从此,18年之久以圣经原文为根基研读圣经,综合采用了原文字典、原文字系、原文经文汇编、原文文法、原文对等字等多种现代的研经工具,运用圣经的三一性——整体性、不变性和无误性,对圣经之整体,作了客观、理性、综合的剖析和概括。在2011年,他以18年研读圣经原文的功底,在《超时空的设计:圣经中隐藏的数字结构》基础上,找到了破天荒的九个数字数根,对应1至9的基本自然数。而后一连串写了六本书,作为“末日信息系列丛书”出版。其中第六本书《天天拾吗哪(III):夜间的天露》,用来探讨灵性世界是宇宙第一生命源头这个课题,即先有众天使,而后有物质宇宙这个大前提。结果发现,圣经里所说的三分之一堕落的天使,与人的三分之一,有一个内在联系。因此,解开了罪的起源,不单发生在人的身上,即伊甸园的第一对夫妇亚当夏娃身上。罪还有一个更久远的起始,即起初的灵界受造物天使,比人先堕落的问题,使其借着伊甸园中的古蛇之身,成功引诱亚当和夏娃,背叛神的命令,吃了分别善恶树的果子,导致他们二人被赶出伊甸园的悲剧。由此得出与第二个观点相似的结论:天使是人的起初源头,反叛神就成为堕落的天使,而被逐出天庭,丢在地狱的坑中;神为了拯救三分之一堕落的天使出监牢,重返伊甸园,才开始叫他们成为人,以便在人间开始拯救的工作。该书也给出了大量经文和可验证的原文证据,显明这一观点。而且,这个发现也印证了一位美国弟兄戴尔·沃斯伯恩先生(Del Washburn),透过网站 AngelFall.com 所发表的相同结论,即借着对圣经数字(不是数根)的大量研究所得出的独立结论。为此,我们鼓励有心追求的人,借着可以安装在手机或电脑上的原文工具软件,认真研读圣经,验证这一个观点到底是与不是。

heaven_and_hell500x588另外一整套与传统不同的体系,前面已略略提到,出自两三百年前的瑞典科学家和神学家瑞登堡,他借着几十年与成千上万天使和死人灵魂的交谈,洋洋洒洒地留给世人十几篇巨著。其中最为突出的,是瑞登堡的《天堂与地狱》(注:此书的精准中译本将很快在海外出版),将人死后的真相,以及人与天使的关系描述得独到而细致。在如何看待天使与人的关系上,瑞登堡给出的就是上面的第二种观点:人是天使的外显,天使是人的内含,人与天使在本质上没有任何差别——由此回避了转世轮回的说法。人生前的灵性状态决定了其死后的归宿——有稳定提升的灵性,就进入天堂为天使;任凭灵性衰落,就进入地狱成魔鬼——由此解开了大家所熟悉的天堂和地狱之概念,也指出了人的罪与人的行为是紧密相联的。不过,与大多数人的概念所不同的是,瑞登堡还进一步描述了,介于天堂和地狱之间“灵界”的存在,即两者的中间地带,支持了人为中性可变,这一大多数人都可认同的观点。再有,此书将天使分为三层:自然的天使(也叫道德天使)、属灵的天使、属天的天使,而其中”属天的天使“才是最合神心意的天使。因此,天堂也像圣经所说那样分三层天,解释了传统基督教,侧重传讲第三层天的信息,而忽略了第二层和第一层天的信息。再有,瑞登堡还告诉我们:在灵性的世界,没有时间和空间观念,与尘世的时间和空间相对应的,是天使和天使之间的灵性状态变化——这是人理解灵界和物界之间差异的关键所在。

然而,这两套神学体系,都至少在文字上回避了轮回的话题,原因我们在上面已经点出来了。但不管怎么说,支持后两个观点的这两套体系,虽然带出了一个好像”先有鸡还是先有蛋“的难题,但至少我们基于这两个体系可以肯定地说:天使与人是有内在联系的,否则天使无法在灵体外又取一个肉身而成为人,人也无法脱去肉体而成为有灵体的天使。实际上,旧约记载主以天使的形象显现,而在新约却是以人的血肉之体显现,为我们揭开”天使与人“内在联系的真相,提供了最好的思考框架。另外,新约还记载了天使的显现,在主耶稣的降生,登山变相,客西马尼园的祷告,以及死里复活和升天事件中,所起到的重要作用。

jacob-ladder另外,我们从雅各梦中的天梯,其上神的使者可以在天梯上去下来。约翰福音第一章也记载,耶稣引用了这个雅各之梦,说到他就是雅各之梦中天梯的实体,神的使者可以上去下来,在他的身上。既然是先说上去,后说下来,岂不是指生在人间、活在地上的人吗?既然也说到下来,岂不是也暗示着人的内在是天使,即可以像以利亚那样让神的灵透过他做事,也能再次以血肉之体来到人间,完成为道成肉身的耶稣作开路先锋的使命吗?虽然我们无法确切知道人和天使内在联系的详情和细节,但瑞登堡在其名著《天堂与地狱》中,所揭示的“地上的时间和空间变化,与天使的状态变化直接对应”,这一点与雅各天梯上的使者,和耶稣所说的神的使者以他为道路、真理、生命,也奇妙地吻合在一起了。

更重要的是,耶稣借着十字架而后的死而复活,不单是为了赎罪,更为人类脱离身体和物质世界的辖制,进入永恒,打开了一条通天之路。为此,圣经说到耶稣基督的复活,就如此这般清楚地指出:

因为知道基督既从死里复活,就不再死,死也不再作他的主了。(罗马书6:9)

雅各的天梯和犹大的血田为此,虽然我们解不开天使和人,在起初到底哪一个是因,哪一个是果这个奥秘,但相信神为一切的源头,并相信只有神,才能打破这个因果之律,叫我们借着复活,脱离其辖制而进入永恒,那才是最最重要的。你可以有自由意志的选择,选择转向神,将天堂的天使的状态活出来,在地如在天;也可以不领会神,而继续专注于自己是地上的事物,将地狱的光景展现出来,在地如在狱。而且,我们还知道这种选择的后果会是什么,这就再清晰不过了。愿我们宁可要雅各的天梯之梦,也不要犹大的血田之实。

也许,神要借着今天很多的重大发现,如波粒二象性,质能转换,灵魂的弦理论和几何分形(fractals),灵魂出窍、太空见闻、麦田怪圈、外星人的目击、量子力学中的微观状态不确定,和宏观不定的状态在观察时就崩塌变为确定,蝴蝶效应,量子纠缠,等等新的发现,为我们揭开人与天使的奥秘,提供了大量叫人无可推诿的素材。

crop-circles

朗嘎拉姆 vs 邓丽君

Leave a Reply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